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人妻小說  »  嬌妻的另一面
嬌妻的另一面

嬌妻的另一面

我的老婆今年30,是我大學同學,她是學經濟的,我學的是計算機,我大三時在老鄉會上認識了她,后來就常接觸,就發展成男女朋友,沒有什么驚人的愛情故事,大學畢業后,我們一起在南方的一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城市工作,也順理成章的結了婚,結婚5年了,也過得挺平靜的,我想如果沒有下面發生的事情可能我們就真要平平凡凡的過一輩子。

  我是做軟件開發的,但不是做辦公室的那種,因為是做工業控制方面的東西,總要到各個客戶那里去出差,我老婆本來也有份不錯的職業,我們都很忙,就一直沒有時間要孩子,但今年老婆都30了,家里大人們都催著要抱小孩,我就干脆叫她別工作了,在家歇歇,準備就這兩年要個孩子,反正她那點錢我多努力工作一下也掙回來了,她也沒意見,就專心在家做全職主婦。

  為了不太唐突,我再補充一點關于我老婆的情況,她身高大概1米65,110斤不到,皮膚很白,雖然算不上絕好身材,但已經很不錯了,鵝蛋臉,一頭長發燙成大波浪,五官沒什么特別的地方,只能說比較清秀,她父母都挺知書達理,也養成她傳統中國女人的溫和個性,她對性的要求也一般(事實上根本不是這樣,現在回想可能是我們發展得太平穩,平穩得不好意思去打破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留下的印象),特別是結婚都5年了,新鮮感早已消失,房事不過是十幾分鐘的應付,我也漸漸失去了興趣,心想著就是7年之癢的開始吧。

  半年前,我有一次去山東出差了一個月回家,在家休息幾天,我做軟件的,有夜貓子的習慣,那天我隨意弄點東西到了凌晨,無意間點開了老婆電腦的騰訊文件夾(我家里是老婆的筆記本做上網的主機),我一時心血來潮,想看看老婆平時都用QQ和哪些人聊聊什么,很輕松破了本地密碼(她不知道我會這個,也可能她以為我沒有QQ號就對QQ一無所了了吧),我純粹是弄著玩,因為老婆和我說她不喜歡用QQ,我也沒指望能看到什么,我一進去就了一驚,QQ好友的人還很多,不象是不常用的樣子,我點開最近聯系的幾個人,都看到她發的:

  「我老公回來了,我最近不上線,等他走了再聯系你……」類似的話,我心跳一下子加快,血往腦上涌,「怎么回事……」我腦子一片空白,我把聊天記錄飛快的向上翻,都是些連不太起來的話,好象都是問對方在不在,在的話進房間什么的,我這時發現下面有一個群的名字就叫房間(沒有用真實的名字),我似乎已經預感到會有什么事情了,呼吸都好象是被壓著,點開群,我掃了一眼,大概十幾個人,我老婆的QQ群名片居然叫赤裸的少婦,但是群里沒什么聊天記錄,我又把群文件夾和圖片檔都看了一下,在文件夾里有十幾個文本,聊天記錄123……在圖片檔里放了好多我老婆的裸照,要不是那張臉我已經看了5年,還真不相信這居然是我老婆,照片一部分是在家里拍的,有全身拖光了坐在電腦前的,有在陽臺上用數碼相機自拍的,在奶頭上夾了晾衣服用的塑料夾子,夾子上還掛著什么小物件,陰部還塞著東西,甚至有我老婆上廁所撒尿拍的陰部特寫,還有很多地方我不認識,有象是在野外,還有幾十張背景黑黑的不知道在那里拍的,只能看出是對著電腦,我老婆穿的是白襯衫,上面的紐扣有一半是解開的,雖然挺昏暗,但能清楚的看到大半個奶子露在外面,在所有的照片里,這居然是我老婆不多的幾張算是有穿衣服的照片……

  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驚愕之后這是我的第一個反應,我必須要弄明白,「直接問老婆,指著照片問她是怎么回事?」不,這不是最好的辦法,我要先暗地里摸清楚,多年來的做事的習慣讓我選擇這么做,「好,先搞清楚再決定怎么辦吧……」我把老婆QQ里能找到的記錄,圖片,好友資料全部載在自己電腦里后就去睡了,看著身邊熟睡的溫婉的老婆,我咬著牙躺在了她身邊,閉上眼,眼前浮現的全是老婆獨自在家,全身脫光坐在電腦桌前和她那些網友嬉笑視頻的情景……昏昏沉沉一直到第二天……

  第二天醒來,我沒有能力在老婆面前做出若無其事的樣子,我隨意扯了個謊,說公司有事情,又要出去一個星期,老婆埋怨了一句:「怎么一回來就要走啊,你自己在外面當心哦。」「操,這個婊子還真能裝」我心里這么罵,還是強顏歡笑說:「知道了,老婆」。我收拾一下,去了個鄰近的一個城市,在火車上我老婆還打我手機,問我順利么?聽到火車的聲音后她客套幾句當心就掛了,「賤人一定在試探我,不知道又在家里做什么」我心想。到達后,找了個能上網的小旅館包了一個星期的房間,我打算就在這里找到答案。

  我把老婆群里人的資料都整理好,一個一個聯系,有手機電話的最方便,沒有的就在QQ上留言,我告訴他們我是赤裸少婦的老公,他們的在QQ上的東西我都看到了,現在我要了解情況,要他們把事情的因果都告訴我,如果全講清楚的話,我絕對不會影響他們的生活,如果不合作,那到時別怪我做絕了,我不怕丟人,讓他們想想清楚,我還補充我并不想破壞他們和我老婆的關系,我老婆并不知道情況,一句話,我只是要了解,其他的事情我不管,一切照舊。等我把態度表達得很清楚,他們都乖乖說出了知道的和所做的一切。事情的脈絡清晰得出現在我眼前,而我只有一次又一次的暗暗吃驚……在群里有一個叫龍城男子的人和我老婆接觸最早也最多,他是在我查這個事情前一年和我老婆在網上認識的,下文就簡稱他龍了,那天我老婆大概是在凌晨一點多進了個關于sm的聊天室,取名就叫新來的,龍那天也在聊天室,時間很晚了,他以為只是一個掛機然后去睡覺的人,名字取得也沒什么意思,就沒去理她,但是我老婆主動和他打招呼,問他這里是不是關于性的聊天室,龍說也算,我老婆說她是上網無意間知道這里的,白天不敢上來,故意等到晚上才來,很想知道這里都聊什么,后來互換了QQ號碼,就在QQ上聊了,龍問了一下我老婆的基本情況,那時她才停下工作在家里休息了大概兩個月,我出差在外,就她一個人在家,龍和我老婆說她進的聊天室簡單的說是男人玩弄女人的聊天室,他問我老婆是不是反感玩弄這兩個字,如果反感就不用聊了,我老婆說她能接受,龍當時也很困了,沒太多聊天的心情,直接問我老婆有沒有攝像頭,他要我老婆脫光了和他聊天,我老婆很久都沒有回復,龍都以為她走了,等了兩三分鐘,我老婆才回應,說自己太緊張了,然后問是不是要全脫光,龍說是的,女人什么都不許穿,就要光著身子給一起聊天的人看著才可以,我老婆問那男的是不是不用脫的,龍說當然了,要不怎么說是男人玩弄女人呢?我老婆回答:恩。就這一聲答應就把我老婆的性格反映得清清楚楚了。但是我老婆當時并沒有攝象頭,龍說既然你這么緊張又沒有攝象頭,那就明天用一天的時間考慮清楚,如果想這樣的話就去買個攝象頭,明天還是同樣的時間上QQ,不許穿衣服開視頻。如果不愿意就不要來了。

  我老婆答應后就下了。

  第二天,龍照約定在QQ上等我老婆,其實他說他當時也不確定我老婆會上,畢竟是聊得太簡單了,又不熟悉,我老婆并沒有按時出現,到凌晨兩天多,我老婆的頭像閃動了,和龍問好。龍問我老婆:「決定好了么?」「恩。」「攝象頭買了?」「是的,昨天下午去買的。」「怎么來這么晚?」「我早來了,就是一直不敢上線。」

  「哦?不愿意給我這個陌生人看你的奶子么?去買攝象頭的時候你就很清楚今天是要脫光了和我聊天的吧」……

  「恩」「買的時候緊張么?」「緊張,臉象在燒」「你現在穿什么?」……「沒有穿。」「那你還不開視頻?你脫光了不就是為了給我看么?」……「恩。」龍點開了視頻,我老婆的確是光著身子坐在電腦前的,手還想遮住胸口,「現在還裝什么淑女?不要遮,你就象平常一樣打字」「恩」龍也沒想到會這么順利。一時就放肆起來,說要先大體認識一下我老婆,他讓我老婆站起來,后退一點,讓整個身子都顯示在屏幕上,我老婆答應了,就這么通過視頻全裸著在陌生人面前站了幾分鐘,然后龍才讓她坐回來。

  「很滿意你的身材,你的奶子很大,我很喜歡。」「恩,謝謝」「你站著的時候奶子怎么晃得厲害?你的奶子很軟是么?緊張得站不穩了?」「恩,站的時候腿肚子都在抖,太羞了。」「象你這樣的奶子,有過不少困擾吧?」「是的」「常被人捏?」「恩,乘公共汽車的時候,人多會被捏」「哈哈,你這樣的奶子不被捏就浪費了,把攝象頭放在電腦觸摸板的位子上,正好對著你的奶子」(筆記本)

  ……

  「好了么?」「好了,清楚了,象你湊在我跟前一樣」……「你奶子大,有一點垂啊」……

  「第一次讓別人這么直接的評論的你奶子么?」……「恩」「哈哈,你跑起步來一定比較尷尬吧,這么大的一對奶子晃動起來」……

  「恩……初中高中的時候體育課跑步,我們班男生就會起哄」「哈哈,他們都想看你不穿衣服跑步的樣子吧」……

  真是想不到,我那平時很有原則很賢淑的老婆會在一個根本就是陌生的人面前,主動拖光,被人用那樣輕浮的語言調戲。還沒有一點反抗的意思。操,在我面前裝淑女,平時和我做愛都不讓我開燈,說害羞,在陌生人面前卻說什么聽什么,真不懂她是什么心理。

  龍就一直這么用語言試探我老婆,我老婆顯得很難招架,一直不知道該說什么,但是并沒有反感厭惡的意思,龍就大概猜到我老婆的性格,在大體了解了我老婆的情況后(比如年紀,哪里人,結婚的情況等等,我老婆居然全說了實話,連我經常出差也告訴了龍),龍覺得應該是可以進一步了,用他的話說,他第一天和我老婆聊,就預感到這個什么都不懂的少婦,一定會很有意思,他也決定要在我老婆身上多花點時間,因為現在的還都只是開始,以后會更有趣。而后來所發生的不巧都應驗了他的想法。

  在以后的一端時間里,他們就常約了晚上在QQ上視頻,每次他都要求我老婆脫光衣服,而我老婆也越來越自然,龍讓我老婆脫衣服,她也沒有任何的推脫。

  龍就干脆讓我老婆以后只要看到他上線,就要把衣服脫了給他發視頻邀請,白天也是如此,當時他的語氣也很硬:「你以后在我面前就不要衣服了,你也別管我開不開視頻,只要你看到我,就要自己先脫光了發視頻給我,就算我不和你說話,你也得開著,我讓你關才可以,明白么」「明白,可是危險啊?萬一你那里還有別人呢?」「這個我自有分寸」因為龍以前和我老婆在聊天時開過玩笑,說我老婆這么賤,就應該扒光衣服,拉到廣場上,讓大家都認認,我老婆當時居然紅著臉說他壞,龍明白我老婆有點暴露的傾向,至少應該不反感,所以他才這么要求。

  「哦,但是我還是怕啊。」「有什么好怕的,就算有人看到,我就說是網上的附費的雞,你又不露臉,有什么危險,再說這不是你脫光了展覽的機會么?老實說,有這樣的機會的話,愿意不愿意?」……「恩,以前有過一次和同事在水上樂園玩的時候,泳衣的肩帶斷了一跟,應該是露光了」「哈哈,你的男同事應該都看到你的奶子了吧」……「估計是的」「后來自己總想起這一幕吧」「是的」「好了,答應了沒有?」……

  「好吧,我盡量」「沒有盡量,你在我面前已經沒有什么秘密了,你的奶子,陰道,屁股,我哪個角度沒有看過,你的身子就是天生讓別的男人看的,不想自己的奶子被別人評論么?」……

  「好的,我明白了」以后的日子,除了我出差回家,我老婆都是這么樣上網的。甚至龍去網吧上網,我老婆也脫光了給他發視頻邀請,龍自己不開視頻,真不知道網吧走道上來來往往的人,有多少人看到了我老婆的奶子和陰道。龍也很肆無忌憚,他說他有時上廁所時視頻都不最小化,就放在桌面上,回去的時候常有一兩個人俯下身子嘻嘻哈哈的看……

  我越了解越覺得別扭,一方面我生氣,氣這個叫龍城男子的人無恥,恨我老婆自己犯賤,一方面我又有點好奇和興奮,我甚至覺得迷糊了這個賤女人是我老婆么?她真是愿意被扒光了衣服拉到大街上,讓別人玩弄的女人?我問龍:「她知道你去網吧也開視頻么?」龍的回答讓我驚訝:「她是知道的,我有次在網吧,讓她對著攝象頭手淫,我告訴她我在網吧,而且過道上走過去的人都往屏幕上瞥,看她手淫」本來龍也以為我老婆會生氣,至少會不高興,但是我老婆卻一邊手淫,一邊打字:「呵呵,你也不是第一次在網吧了吧,你最壞了」「哈哈,是啊,好幾次了,看來你也知道自己要被展覽了啊,難怪前兩次手淫你都特別投入,是一心想表演手淫給別人看吧」……

  「恩……」「那就入你所愿,我去上廁所,把視頻就放桌面上,你接著手淫,哈哈」……

  「不要啊……我快高潮了」「那我就更要廁所了,不然我坐這里,別人怎么好意思湊上來看你高潮的陰道」……

  「恩」……

  等龍上完廁所回來,我老婆已經手淫完了,在對著攝象頭用紙擦著陰道,她不知道,在另一個城市的網吧里,有兩個本來還在一旁打游戲的大學生,已經認認真真的看完這個奇特的手淫直播了。

  我越來越好奇,在我老婆知書答禮的外表下,到底是一顆怎么樣的心。

  【完】